我突然想起
一个月前 我给一个可爱的学妹分享了她想要的度盘资源
她激动地说要请我奶茶 然鹅我那时已经处于“日常失学非受到老师召唤基本不会去学校”状态快半年了(。
她说,学姐你啥时候来学校就私聊我吧! 我说,猴啊!
……然后第二天我就把这事儿给忘得干干净净。
直到刚才我才猛然想起来还有这茬。
…噢人生。
咋办,要不就当无事发生吧…

(但那个学妹真的很可爱x

碎碎念

假如我是个English native speaker,我大概会选intro to Shakespeare啊,各种历史啊社会学啊什么的吧,在文学院的深渊里大鹏展翅
然而我不是,且没有作死的决心与勇气
其实还真的看上了greek mythology这节课的
然而它早在新生可以选课之前就满了 为什么会这样。・゜・(ノД`)・゜・。
我要重读神话泄愤(。

如何与自家刀男们同呼吸共命运(?):

他们在大阪城地下砍敌刀的同时,
我在百词斩斩单词。

(你简直有病啊.jpg)

高一的六一那天,我在教室里拧开了一瓶彩墨。它的盖子从桌上滚了下去,我的白色夏季校服上多了一串绿色墨水点。斯莱特林绿。
我表面淡定内心臣卜木曹地站起来走到淼淼背后拍了她一下给她show出我的绿色校服裤子,她露出了和我内心差不多的表情;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我们在一用蘸水的纸巾拼命擦那块绿色墨迹。
“发生了什么!?”
淼淼答曰:“泽予姐是个傻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个。
它只是突然闯进我的脑海,于是我躺在床上忍笑忍到浑身抽搐,困意全无。
那是我们还待在翔宇楼的日子,有Franz,有化学课,还有被羽毛球牌无数次打碎的灯管。
我怀念着那个时候。

极简版6.4欢乐谷游记

1.
过山车排队中
“你不害怕吗???”
“怕啊!我的感觉就跟进SAT考场时一样。”

2.
“再坐完这个,你这辈子考SAT都不会再紧张了。”
“本来也不会再考了啊!”

3.
丛林飞车是雁·恐高·南唯一可以全程不闭眼的“过山车”。(此处应有“我可能是只假鸟.jpg”)
“前方有高能。”
“没完还有一圈。”
“你记得好清楚……”
因为这是我六年前来时唯一乘坐了的刺激设施啊(。

4.
从极速飞车上下来的我们去看自己被抓拍的表情包,所谓“留下最美都你”
为什么别人都是发丝向后飞扬,而我的头发则又双叒垂在前面把脸挡得严严实实的???

5.
工作人员:
“(4D)电影播放时可能会有喷水现象,请大家保管好手机等贵...

【随笔】写于我经历的第三次校报换届后

今天校报换届,我理应写点什么,可我却总是特别不擅长煽情。一想到我笔下的文章会出现在我所写之人的可视范围内,那些感天动地的、追忆往昔激情岁月的、甚至肉麻的字句就还来不及闪现便全部枯萎了。

就算他们看不见,我好像也写不出来那样的句子。


他们的换届仪式我没有参加;校报以往也没有退休一年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例会上的惯例,况且我不希望我的出现会让他们感到拘谨。但这种感觉还是很奇妙。我想象着那个我两年前认识的男孩站在报告厅的舞台上——他们今年竟然用了报告厅——作他高中时代的最后一次社团例会讲话,和我去年一样,或者比我要更好、更好得多。他先前准备过稿子吗,还是像我一样懒得准备即兴发挥,他面对...

“我的名字何足珍惜
珍惜的只有你的名字”

我喜欢这两句

一段跨越时间的智障对话(bu

当年笔尖选成f了 欧笔中的f尖ummm身为粗笔党也是第一次用这么粗的x
然而后来逐渐感觉…
粗尖好啊!粗尖妙啊!写字尤其是写英文特别有安全感啊!不愧是欧笔吗!
…就这样习惯了。

#然而并没有因此变欧。
#这不是一回事吧喂

就这样假装国服实装了近侍曲

青江近侍曲真好听
粘土人歌仙儿真可爱
双倍的快乐

© 槙岛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