槙岛雁

今晚的月色很美

圈名雁南

画个句号

又名:脚踏三条船是什么体验(不要问我第三只脚是从哪里来的,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呢 滑稽.jpg)


刚才收到了我一直在等的威廉玛丽的邮件,waitlist。
我不打算接了,反正也不会去了。
申大学不是谈恋爱,更何况这是个我早已决定要放弃的地方。可我总没法忘记当初邮件被秒回时的惊喜,然后继续每天半夜三更算着时差写信,起床打开手机就能看到回信。
还有那停泊小船的宁静湖畔,木桥掩映在绿意里爬满青苔,墨绿色旗帜在风里自由招展,林荫道上洒满斑驳,那是弗吉尼亚的温暖阳光。我曾经渴望能够属于这里,或至少有机会属于这里。
"...here, we do not live in the shadows of the giants of the American history that we helped to shape and who helped to shape us; we stand on their shoulders, reaching higher, looking farther, and leading the way forward."
如果没有麦吉尔,我可能会称这里为梦校吧。
(还好没有,要不我现在怕是得去知乎回答“被梦校拒绝是什么体验”了。对我来说waitlist和拒信没什么太大区别。)
于是我从老美开始放榜起就一直完美保持的佛系心态终于分崩离析,我打开存文书的文件夹找William&Mary的名字,我想把那些东西删掉,那些披星戴月写下的语句一文不值,我录的视频也变成了笑话。
可是我没有。这样没有意义——其实是我舍不得。说到底我一直等到现在也只是为了看一下结果而已,一个可以让我安心去麦吉尔的结果——而现在我看到了。
另一个值得让我等待的学校Bryn Mawr今天寄来了offer,里面有一张手写的小卡片,本以为又是人人都有的群发产物,结果打开发现还是专门写给我的。my experience of being a translator at the English basketball camp, 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还给ta们写过这么一回事233 信封上有一只深蓝色的猫头鹰,似乎还残留着印泥的质感。
这就足够了。


23点,我去接了麦吉尔的offer。
我的申请季结束了。我想起刚和托福说拜拜的晚上我戳进了“在麦吉尔大学读书是什么体验”,从此坠入情网…啊不,变成了有梦校的人。而在一番兜兜转转后,我终于回到了这个起点。双皇冠与无足鸟,红枫叶与白岫雪。


Keep calm and be a McGill 2022er. ∠( ᐛ 」∠)_

评论 ( 1 )
热度 ( 1 )

© 槙岛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