槙岛雁

今晚的月色很美

圈名雁南

随笔

现在是蒙特利尔的夜晚十二点整。
这里的天黑得很晚,晚上七点多出门也至多只见天色稍晚,暮色尚未四合,夕阳在将落不落的边缘徘徊,直到近八点才终于夜幕渐垂——那是我一天之中得以徜徉其间宁心欣赏的最后风景。我一直秉承着天黑以后就绝不独自出门的原则,而结伴出行纵然安心,却总缺失了独自漫步街头时才会有的安定从容。因此,欣赏蒙特利尔的夜晚,我大多是靠隔着窗户向外眺望,夜空黝黑又不失清澈,天幕之下尽是downtown的万家灯火,这里的高楼虽称不上鳞次栉比,却也足够给我以现代城市的印象。若眯起眼睛去看,那些暖黄色的灯光便成了不会闪烁的星子。它们从一个个正方形的窗口投射出来连成一片,似是要从夕阳西下直亮到隔日曙光到来之前的清晨;拉合窗帘前总会瞄到它们的最后一隅,于是我的心中时而是身在城市的安全感,时而又被淡淡的乡愁淹没——在过去那些挑灯夜读的日子里,我扭头可见的空旷高速公路与金黄路灯间,不曾伫立过标有异国文字的大楼。


来蒙特利尔已经三周。这些日子里,许许多多一面之缘的行人过客向我点头微笑又擦肩而过,等电梯时互打招呼瞎聊一通后又在一声see you后四散走远。每个人都似是相互联系又似是在踏着仅属于自己的生活步调,朝着不同的方向匆匆赶着路。我逐渐习惯了几近遍地都是的“sorry”“thanks”与“bonjour hi”“merci”,也习惯了上课路上的山路,习惯了阴凉地与阳光下的冰火两重天以及毫无征兆的晴天下雨和紧接而来的“二十秒晒干服务”。正式开学后的一周里,这种习惯让我免于惶惑不安地被新事物瞬间淹没,得以继续着让自己感到舒适的生活方式,听着音乐穿梭在各个教学楼与宿舍之间,没课时便窝在寝室预习课本,偶尔煮点白米稀饭就着老干妈解馋。而我也知道,新的困难就埋伏在前方,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展露它的一口獠牙——又或者不是埋伏,而是气定神闲地席地而坐,只待我朝它走来,再一跃而起坏笑着朝我扔来一个又一个挑战。我不敢说自己已经准备好去与它对峙了,却也不愿说自己还未准备好。我只管朝着属于我的方向继续跋涉,直到遇到它,以及它身后那无穷尽的后辈,努力一路走去,问心无愧。

评论
热度 ( 2 )

© 槙岛雁 | Powered by LOFTER